风雨小说网 > 盛唐风华 > 第五百四十章 龙腾(十七)

第五百四十章 龙腾(十七)

作者:天使奥斯卡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风雨小说网 www.fengyuxs.com,最快更新盛唐风华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二郎你且看看,这谢君轩给我们的是什么兵?带着这等兵卒慢说是战鱼俱罗,便是寻常军伍怕也抵挡不住。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,我们必须找大郎理论,若是他那里讲不

    出道理,我们就去找国公分说清楚!”军帐内,李世民正与徐乐对面而坐,长孙无忌气急败坏地从外面冲进来,随后就是一阵喋喋不休地抱怨。作为长孙家未来家主,长孙无忌的涵养功夫到家,纵然不至于像

    李渊那般“钝重”,但也不至于遇到事就不知所措失去风度体面。能让他如此激动,不问可知必然是出了了不得的大事。李世民示意长孙无忌落座,长孙却不肯,反倒是对李世民道:“你们随我到外面看看便知道了。纵然骑兵不利涉水攻坚,也不能用这些兵马。大不了我们不要脚力,但也要

    把那些骑兵归还,不是用这些弱卒敷衍我们。”

    徐乐起身道:“待我去看看,到底是何等弱卒,把长孙大郎急成这般模样。”李世民随之起身,两人一前一后跟着长孙无忌出离军帐,直奔点兵空场。调拨给李世民的一千步卒已经在此列阵,大小军将吆喝着部下整顿队列,等候李世民检阅。全军衣甲鲜明刀枪耀眼旗帜簇新,乍一看上去和普通的河东六府鹰扬精锐并无

    区别,可是等走到近前仔细打量便能看出其中蹊跷。队伍第一排的士兵虽然努力挺直腰板,但是有些人依旧被盔甲压得身形佝偻。也不能怪这些兵士怠惰,从他们那布满沟壑的面孔以及花白的胡须乃至兜鍪下露出的白色发

    丝,就能证明这些兵士的年龄已经算得上爷爷辈。其中有些兵士的岁数怕是能和李渊论个大小,说不定还能说些当年旧事。他们只是普通的军汉赤佬,不是世家贵人。既无锦衣更无美食,反倒是在军中苦熬多年受尽风刀

    霜剑摧折,更有一身伤痛折磨。少年时靠着血气强撑,到了晚年便要连本带利还债,论起体魄比普通老人还有所不如,又哪里穿得动重甲?虽然畏惧于军法努力维持站姿,但是从额头上那黄豆大小的汗

    珠就能看出来,这种苦撑坚持不了多久,用不了多少时光不用人打,自己便先要力竭倒地。李世民快步而行,向后面的军兵看去。走过两排老卒,终于看见少年人身影。只是这些少年的面孔未免太过稚嫩,不少人身形还都没有长成,偏又穿着成年人的盔甲。有的人大半个脑袋都被头盔盖住,偷偷地用手把头盔拼命往上推,好不容易把头盔推上去把眼睛露出来,却正好看到李世民瞪着自己。那名士兵吓得魂飞魄散连忙松手,头

    盔重又落下,把眼睛遮挡个严实。这名小校被自己头盔砸了一下又加上紧张,手忙脚乱地想要给李世民施礼,手中长矛随手一丢,却砸在旁边一名比他年岁更小的兵士脚上,疼得那名伴当大呼小叫。闯祸

    的士兵看不到李世民在哪,只是跪倒在地大喊着:“郎君饶命!郎君恩典!”

    火长提着鞭子走过来,可是还没等他扬手,就被李世民用眼神制止。看着这个同样满面皱纹头发花白的火长,李世民冷声问道:“这些兵士多大年纪?谁让他们入伍?”“回郎君的话。这是娃娃队,大的不过十一、二,小的也有不到十岁的。既有外来的流民,也有些是六府鹰扬子弟。家中男丁阵亡,家里又没有成年丁口,按规矩便应该承付租庸,还得拿免行钱。他们实在拿不出来,只好用娃娃投充。国公仁厚,许他们按照成丁计算,往日只需做些铡草喂马再不就是输送军资的勾当,不用他们披甲厮杀。

    这次也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些老卒呢?也是如此?”

    火长点点头,又向后指去:“也不光是老卒,郎君且往后看,还有些是成丁,只是……情形也不方便。”李世民向后看去,却见排在后面的兵士有的年纪正在青壮,可是肢体已经不完整。有人缺了臂膀,有人少了腿,站在那里还得有袍泽扶持。还有的身上缠着白布,根本穿

    不得甲胄,站在那里也摇摇晃晃显然伤势未愈。更有些兵士面黄肌瘦满面病容,站在那忍不住的咳嗽,咳的人心烦意乱偏又毫无办法。老、弱、病、残。这是哪支军队都少不了的情形。昔日五胡乱华群雄逐鹿,各路军头为了征战天下扩充人马,往往扫地为兵,凡是男子就充入军中。不管身体是否适合厮杀,也不管年龄几许。反正入了军营总能找到事情做,再不行还可以攻城时作为先锋送死,消耗守军的气力与箭矢。各家诸侯出兵动辄以十万计,怎么可能都是善战精壮

    ?用这等弱兵充数才是常态。也正是因为各家都靠这种手段强制扩军,搞得没有农夫下田耕作,田地荒芜粮食绝收。各路豪强有兵无粮,最终不得不以人为食,闹得天怒人怨民不聊生。直到大隋混一

    宇内,其制度虽然依旧酷烈,对民力压榨依旧,可是总归结束了战乱,让这等惨剧不再大规模发生。如今天下自治而乱,这等情形再次出现也不足奇。只不过李渊为人素来宽厚,李家又是天下第一等世家,北方有的是豪杰愿意投效,用不着这种扫丁手法扩军。是以军中虽有老弱,但是总数不多,更不会充当战兵。李世

    民这一千人里老弱病残占了六成有余,正式可以上阵的兵卒不足四百。只怕谢书方也是费尽力气,把整个蒲津各路人马中包含的老弱都抽调出来,才能凑齐这个数字。这等人根本不能上阵,更不要说攻打蒲津这种硬仗,也就难怪长孙无忌发火。他眼看着李世民又看看徐乐,却见两人非但没有暴跳如雷,反倒是同时露出一丝极为相似的

    冷笑,让长孙无忌心中纳闷,开口问道:“二郎,你还笑得出来?这支兵马我们不能要!”李世民摇头道:“为何不能?军中规矩辅机最是清楚,军令如山谁敢不遵,我不要这支人马岂不是抗令?既然兵马已经点齐,就不必在此浪费时光,且回营帐休息,等领了

    粮草我们便开拔。”听李世民如此言语,长孙无忌也不敢多说,只好随着他与徐乐一路回了营帐,直到帐内,李世民脸上笑容渐去,代之以一副阴森面孔,咬牙说道:“谢君轩,尔好大的胆!

    今日之事某不会就此放过,他日必取谢贼人头!”

    长孙道:“二郎,既然你知道是谢书方搞鬼,就该去寻他理论,为何把人留下?”李世民摇头道:“谢书方从见我之时便千方百计激我动手,刻意安排这么一支弱兵给我,依旧是想要惹我发怒去寻他晦气。他把某看得太小了?真以为我有勇无谋,会中他的激将法?笑话!某自幼读兵书战策,这等拙计又岂能让我入彀?他们就是想要激怒我,让我对谢书方发火甚至动武,接着便可以到大人那里告我的刁状,说我不服调遣目无兄长,大人那里肯定要降下责罚。我不在乎责罚,但若是因此不能再领兵厮杀,误了取蒲津的大事,岂不是因小失大?如今任他们如何相激,我们就不动火,让他们

    的布置不能成功。谢书方想以自己为饵用苦肉计,某偏不要他如愿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这时也明白过来,自己方才是气糊涂了,差点中了谢书方奸计。看来这狗东西未曾学会祖上韬略,倒是把江南世家名门的阴谋算计学得精熟。

    他转念一想,又摇头道:“可是我们以这等兵马,又如何战得过鱼俱罗?”李世民道:“我大兄坐拥精兵猛将,不也一样奈何不得重瞳贼,反倒是自己损兵折将?光靠兵多精锐就想拿下蒲津,可没那么容易。某早就想好了,不管他给我什么人马,

    我都不会指望。要想攻下蒲津,不能靠他们,只能靠……”“某和某的玄甲骑!”徐乐此时挺身而出,向前一步接过话头。他脸上并无怒意,反倒是带着那招牌般的笑容:“某自霍邑出兵时便已经发誓,必要手刃鱼俱罗。若是大郎给了我们精兵强将,我倒要担心鱼俱罗的人头被这些人割了去。如今倒是合我的心意,没人抢功,乃是天大的好事。鱼俱罗也好,蒲津守军也罢,都包在我身上。这些老弱

    残兵只管做他们原本的勾当就是,不能让他们白白送死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一点头:“某与乐郎君并肩而行!”两人并肩而立,如同两口出鞘宝刀,锋锐无人可抵。长孙无忌看在眼里也是阵阵热血沸腾,昔日李、徐两家先祖昔日并肩作战,创下陇西李氏偌大基业。如今二郎与乐郎君相得,日后开创自己的基业也是顺理成章。李建成也好谢书方也罢,纵然有再多的手段,也休想阻挡二郎成就大业。这乱世之中总归要靠武力说话,只要有玄甲骑在,这天下迟早是二郎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