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雨小说网 > 盛唐风华 > 第五百三十七章 龙腾(十四)

第五百三十七章 龙腾(十四)

作者:天使奥斯卡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风雨小说网 www.fengyuxs.com,最快更新盛唐风华最新章节!

    自李渊注视甲胄之时徐乐便已经猜到,对方多半从这身甲胄看出了自己的出身来历。阿爷在世时曾不止一次说起过徐家祖上过往以及与李家渊源,只是徐乐不愿提起。早在鲜卑六镇时,徐家祖上便追随陇西李家征战。等到北周建国,八柱国助宇文家争霸

    ,黑甲徐敢因时而起天下闻名。彼时徐敢正在少壮,能杀善战勇力无双,一马一槊冲锋陷阵,不知立下多少汗马功劳。阿爷这一身黑盔黑甲外加愤怒金刚像覆面,就是他的活招牌。两军阵前只要看到这身甲胄面覆,就知道徐敢和他的黑甲铁骑赶到。两军未曾交锋,敌将心里就先自生出几

    分惧意。尤其是那些以勇力闻名的斗将更是格外小心,生怕勇名招祸,被徐敢盯着打,最终把性命葬送在其手中。陇西李家自鲜卑六镇起家,得以成为八柱国之首,自厮杀汉一跃建立家号,成为北方世家之首,这背后徐家出力甚巨。若是没有徐家祖上卖命征战帮李家建立武勋,也就没有李家这份家业。不提祖上之事,就是眼前李渊得以成为唐国公乃至坐镇晋阳问鼎天下,也和自己阿爷以及父亲父子两代人的效力分不开。阿爷那一身伤疤,便是为李

    家卖命的凭证。每道伤疤都是一桩功劳,每道伤痕都是李家对徐家的亏欠证明。虽然徐乐不知为何阿爷隐遁神武宁可被王仁恭的租庸逼迫,殚精竭虑筹措资财也不肯和李渊联络,但是老人家既然这样做就肯定有他的道理所在。因此哪怕和李世民如何投缘彼此交情深到何等地步,徐乐都不曾提起当年旧事。李世民出生时,徐敢已经带着徐乐隐居神武,李渊也对这段往事讳莫如深。因此李世民对自家麾下昔日第一猛将

    的事迹所知不多,更不认识这身宝甲,否则早就和徐乐相认。徐乐也曾考虑过,阿爷或是父亲可能和李渊有了龃龉,是以才始终不肯与其往来。作为和自己父亲同辈之人,李渊肯定认识这身甲胄,见面之后多半要被看出根底。不过

    徐乐并不因此畏惧,更不想乔装。大丈夫有一身本领,天下何处不可去?且不说李渊素有仁厚之名,不至于因上辈恩怨就迁怒于己。纵然其当真心胸狭隘至此,自己也大可带兵离去另投他处。是以他并未

    改换装束,大大方方穿出这身宝甲,也做好了和李渊翻脸的准备。可是听李渊这声询问声音颤抖,语气更显得激动万分,仿佛真是故人重逢喜悦万分,心中便不疑有他。以李渊这等身份犯不上在这种小事上作假演戏,自己更不至于藏头

    露尾,不敢承认自家出身来历。因此听得李渊发问,徐乐沉声道:

    “国公所言者正是家父,至于阿爷,原本隐居神武,后为王仁恭所害,已经于停兵山归天。这甲胄便是阿爷遗物!”“你待怎讲?”李渊的声音又提高了几分,两手牢牢抓住徐乐的手腕,这位素有钝重之名,泰山崩于前也不变色的北方世家首领,此时却显得方寸大乱,就连说话语气都变

    得前所未有的激动。

    “你是徐贤弟之子?且抬起头来,让某好生看看你。”徐乐依言抬起头与李渊四目相对,李渊的双手紧握着徐乐的手腕越来越用力,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。一双虎目之内泪光盈盈,看得出他想要努力控制,接连深吸了几口气

    ,可还是未曾奏效。两行清泪在脸上流淌,面色赤红呼吸急促,看得出他此刻心情激动至极。李世民、裴寂等人都有些莫名其妙,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。之前不管是遇到故人之后,还是前锋交战不利,李渊始终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。这徐乐到底出身为何?又有何本事让李渊失态至此?不容众人想明白,就见李渊仔细端详着徐乐,过了不知多少时间才缓缓松开手,不住点头道:“像!着实像极了我那徐贤弟!果然是虎父无犬子

    !”他说着话倒退两步,仰首向天大叫道:“徐老伯!您老人家隐居神武不问世事,也该给某通一封书信,让某知道你的所在好去探望。便是我把事做差惹得老伯生气,见面之后也大可动手责罚,打也打得骂也骂得,总归是自家人万事好商议!却为何音讯断绝,不肯与我有只言片语往来?若是某得知老伯下落,又何至于让您老遭此不幸?小侄

    到底做错了什么,让您老如此动怒?我真的不明白啊!”这一番喊叫撕心裂肺语声哽咽,一如子侄哭悼叔伯长辈,听得出乃是发自肺腑并非虚应故事。徐乐心头也不由得阵阵发酸,虽然不知李渊和自家往事,但是看李渊这番举

    止,和自己父亲多半是莫逆之交。阿爷因何不与其往来,倒也是怪事。见李渊状若癫狂,这些晋阳军将心里都有些胆怯,纷纷看向裴寂。裴寂虽然也不明所以,但此时除了自己没人能去劝解。连忙下了坐骑一路飞奔到李渊面前,拉住他的袍

    袖道:“国公不可如此……此地不是讲话所在,我们有话到城中去讲。”“啊……是啊,我们是该进城讲话。”李渊如梦方醒一般,连忙用袍袖擦擦眼泪,随后一把拉住徐乐的手:“贤侄,你随我同车而行,与我讲讲这些年是怎么过的。”说话间不

    容徐乐分辨,拉着他就往车上走,徐乐见李渊态度真挚也不好太过挣扎,只是低声道:“国公的车仗,末将怕是不该坐。”“这是什么话?我与你父交情莫逆不分彼此,你便如同我自己亲生骨肉一般。这些年我对你家缺少关照,今日重逢不知有多少话说,同车而行有何不可?今后我李家子弟所

    有之物,也都会有你一份,千万不要见外,否则我便更加无地自容。快随我来。”本来李渊摆出这个阵仗是为了迎接李世民,也算是向手下的文臣武将宣布,自己对这个次子的厚爱,不管是谁都不得再追究平阳兵败之事。可是自从见了徐乐,李渊就像

    是忘了自己的亲生儿子,反倒是把徐乐当成自家骨肉,一路拉上车,随后就吩咐大军回城。李世民看得莫名其妙又无可奈何,小狼女步离则眨巴着好看的大眼睛,同样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。她心思单纯,不觉得徐乐被李渊拉上车是什么大事,只是觉得乐郎君被这个老头带走了,自己又不方便跳到车上,只好无精打采地骑在吞龙身上随着队伍前行。心中则嘀咕着:李家这些人为什么都那么喜欢抢乐郎君,难道你们自己没有男

    丁?

    真正震撼的还是玄甲骑以及李渊身后这些军将兵丁。

    宋宝此时只觉得心头狂跳,手心里都是汗水。他的叔父也曾在老柱国贺拔岳麾下听用,对于世家之事并不陌生。这是个属于世家门阀的时代,哪怕是经过五胡乱华那等兵火摧残,世家、寒门乃至平民之间依旧存在着天渊之别。这道鸿沟一如雷池不可逾越,更不会因本领勇力而改变

    。再有本领的寒门还是寒门。即便是世家内部也有高低上下之分,像王仁恭固然也是世家子且出身太原王氏,可即便他亲至,也没有资格和李渊同车而行。徐乐何德何能有此殊荣?固然他武艺高强勇力过人,可是放眼天下斗将不知多少,骁勇如尉迟恭,又或是鱼俱罗那般有无敌之称的猛将,在自家主公面前再怎么得宠,也无非是放浪形骸又或者得封高官。身份不会因此而改变,跟世家之间的距离也不会缩短。刘武周再怎么推衣解食,也不会和尉迟恭同乘一马,鱼俱罗更是因为重瞳相貌,被杨广随便一句

    话就丢入牢中险些人头落地。李渊这种世家家主即便重贤爱将,也不过是厚赏金银财帛美女宝马,这就足够了。在徐家建立家名成为武功贵族之前,绝不会因为徐乐勇武就待如子侄,让他和自己同车

    而行。这徐家祖上到底是何等显赫出身,又和李家有什么过命交情?宋宝追随徐乐到晋阳,每天三餐饱食,又有暖房大屋可住,自己更是得为军将,本已心满意足,觉得到了这一步人生便已到达巅峰,再无何可求。至于建功立业乃至开府

    建牙建立家号等等,如同空中星月,再怎么耀眼也不是自己所能企及之事。可是如今见到徐乐和李渊如此亲近,他那颗心又不由得蠢蠢欲动。李渊乃是要夺取天下之人,如果乐郎君祖上真和他家有如此深厚的交情,日后李渊做了皇帝,乐郎君做个郡王也不稀奇。自己一路追随于他出生入死,又岂能少了没有酬

    佣?纵然自己和他的交情不比韩家兄弟,做个柱国总是可以的吧?日后若是神武铁飞燕做了柱国,岂不也是一桩佳话?就是不知道徐老头为何这般糊涂,把这么个阔朋友扔在那里不往来。若不是那么穷耿直,徐老头也不至于死在王仁恭

    手。

    徐家人怎么样是他们的事,自己得机灵些。必须撺掇着乐郎君与李家好生结交,他不想飞黄腾达,自己这些部下还得指望他提携呢,这事由不得他做主!

    宋宝的心头狂跳,人也变得兴奋起来,催马来到韩约身边小声问道:“韩大,乐郎君与李家到底是何等交情?我咋从没听人提过?且说来让咱也长长见识?”韩约瞪了他一眼,低声呵斥:“带好你的兵,别乱了玄甲骑的步子!老爷子在日也不曾与李家往来,他们往日的交情与我们有何相干?咱们走到今天靠的是乐郎君外加自己

    的胆量本事,不是何哪位贵人的交情!问这些作甚!”

    宋宝讨了个没趣,却又不敢招惹韩约,只好讪讪地回去带兵。心中暗自嘀咕:难怪你们徐家闾的人日子过得这般穷,就冲这一根筋的脾性也注定难以发迹。玄甲骑人马刚刚进城,李渊就派了麾下军将传令,今日迎接故人之子,军中开大宴庆贺。所有玄甲骑兵士每人有两斤好肉,军将另设酒席款待。宋宝连忙问道:“我家乐郎

    君呢?”

    那名军将不知宋宝和徐乐交情不敢得罪,连忙回答道:“国公亲自于公廨内设家宴款待乐郎君,我家二郎还有裴长史等人,都是陪客。”这消息也传到了侯君集的耳中,李渊见到徐乐的激动模样已经令他感到诧异,再听到这命令就越发摸不清头脑。徐乐就算本事再大,也不至于让李渊如此……等等!徐……黑甲……莫非徐乐是那人的后裔?若当真如此,自己败得倒也不算冤枉,反倒是未曾受伤才是侥幸。只是如果徐乐真是那人后代,自己又如何争得过他?九娘之事,又该怎么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