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雨小说网 > 寒门状元 > 第2299章 第二三〇〇章 圣心难测

第2299章 第二三〇〇章 圣心难测

风雨小说网 www.fengyuxs.com,最快更新寒门状元最新章节!

????对于最后的商议结果,张永多少有些不满意,但他实在没办法。

????现在能跟小拧子谈拢,他觉得自己成为司礼监掌印最大的绊脚石已清除,心想:“若是能集合我跟小拧子的力量,陛下那边自然也会倾向于我……现在就要看沈之厚的态度了!”

????这件事虽然隐秘,不过却为钱宁探听到。

????钱宁虽然不知小拧子和张永谈话细节,却很清楚二人在讨论司礼监掌印人选的事情,他对此非常上心。

????自从狩猎时表现恶劣为朱厚照厌弃后,钱宁的危机意识就变得浓烈起来,行事谨小慎微,唯恐触怒皇帝,此番奉命到蔚州来也很小心,手下数百锦衣卫都安顿在城池西北方壶流河畔安营扎寨,他只带着几名亲随陪着张永和小拧子进城,而且进城后也保持低调,只把自己当做普通护卫,从不掺和进面圣的事情。

????钱宁此时把所有希望寄托在被他带到皇帝面前进而得宠的丽妃身上,所以获悉秘辛后,第一时间就上报。

????以前钱宁得到正德皇帝宠幸,人脉广泛,但在失宠后,很多人已自动跟他划清界限,或者干脆采取一种阳奉阴违的状态,敷衍了事,他知道求人不如求己,所以写信向丽妃表忠心,这样将来朱厚照要拿下他锦衣卫指挥使职务时,丽妃才好从旁劝谏。

????钱宁派人送信回居庸关,半道上却被沈溪的情报人员截获。

????沈溪很快便知道情况。

????“……大人,信函是在小五台山下的长宁镇截获的,我们的人只是拿来誊抄了一下,然后就放行了。负责送信的那个锦衣卫保证,绝对不敢泄露消息!”

????过来汇报情况的是云柳手下斥候头目,名叫罗信,办事较为得体,之前一直负责居庸关地区的情报传递工作,并没有跟随沈溪出塞作战。

????沈溪点了点头,“谨慎是对的。而且这个信使为求自保,绝对不敢泄露消息。我只是有些奇怪,钱宁为何会送出这样一封信,意义何在?”

????沈溪不觉得这个情报有多大价值,丽妃肯定早就猜到小拧子跟张永有可能勾搭到一起。

????罗信道:“那大人,是否让那名锦衣卫继续送信给丽妃?人已到了居庸关外,再过一个时辰便要进城。”

????“让他去吧!”

????沈溪无所谓地摆摆手,“钱宁肯定不会只派一路信使,若有哪路出了问题,反倒容易引发猜忌。你先退下吧,记得严密监控从蔚州到居庸关乃至京城的道路,有什么新情况必须第一时间汇报到上来。”

????“是,大人!”

????罗信退下后,沈溪自言自语:“钱宁恐怕对前途充满绝望,眼前只有丽妃这根救命稻草,他想死死抓住不撒手,所以不管获得的消息有没有用,总之一股脑儿送到丽妃跟前,不为其他,就为了让丽妃看到他的存在价值!”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丽妃的确早就猜到小拧子跟张永可能走到一块儿。

????不过却不是在小拧子跟张永出发之前,而是这几天才慢慢想明白,她揣测所有这些是沈溪在背后推波助澜。

????在她得到确切消息,得知小拧子跟张永闭门协商谁来出任司礼监掌印人选后,顿时紧张起来,心里非常恼火:

????“肯定是沈之厚暗中策划这一切,他让张永跟小拧子一起去蔚州,就是想让二人勾连成奸,到时候便可以让小拧子摆脱我的控制……到那时小拧子跟张永都会成为他的门人!”

????丽妃对沈溪成见很深,情不自禁把所有对她不好的事情都往沈溪身上推,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她对沈溪的聪明睿智感到恐惧,所以才会觉得沈溪是大阴谋家,隐身于暗中,掌控着一切。

????但其实有些事沈溪不过是因势利导,并没有想过主动促成什么,就比如这次张永和小拧子就是为了自身的利益才选择合作,从头到尾沈溪都没有干涉。

????“娘娘,您的意思是说……拧公公已转投沈大人名下?”小罗子惊讶地问道。

????对于小罗子来说,虽然丽妃对他的提拔很重要,但小拧子跟丽妃维持一个从属或者合作的关系也很着紧,只要有这层关系存在,小拧子就会用他,他也才能逐渐接近皇帝,慢慢触碰到权力核心。

????若小拧子转投沈溪名下,丽妃无法调遣小拧子做事,那小罗子就只能在丽妃面前听差,前途一片灰暗。

????丽妃有些恼火,瞪着小罗子喝问:“怎么,你也想自立门户?”

????小罗子一脸冤枉之色:“娘娘怎会如此误会小人?小人哪里有这胆子!小人只是在想,拧公公这么做……实在枉费娘娘对他的提拔和重用,真是……罪该该死!”

????丽妃咬牙道:“小拧子是否该死本宫不知,但有一人的确该死,那就是沈之厚!自打他回来,所有人都想跟他站在一起,就算为他提鞋都要抢破头,却不知沈之厚狼子野心,从来不会器重任何一个外来人,这些人不是自取其辱么?”

????小罗子苦着脸道:“娘娘,小人对您忠心耿耿啊!”

????“那是因为沈之厚没给你投奔的机会,若他表明态度,说会接纳你到他麾下,你也一定会毫不犹豫一头扎过去!”

????丽妃气呼呼地道,“你们一个二个都一样,只有发现身家不保,甚至穷途末路时才能看透,知道本宫对你们好!钱宁便是活生生的例子!”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蔚州城。

????前蔚州卫指挥使赵员的官邸,现正德皇帝的临时行在。

????江彬终于将小拧子和张永的话转告朱厚照。

????江彬说话时非常小心,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小拧子和张永身上,就怕一个不慎被皇帝迁怒。好在此时朱厚照的确生气了,但没有把气撒在他身上。

????“……他们以为自己是谁,想见朕就能见到朕?朕好不容易出来躲个清静,怎么就眼巴巴追来了,还说要前来觐见,莫非是逼朕回去给他们赔礼认错不成?”

????朱厚照跟沈溪怄气,提前离开张家口回京,半道上又因怄气闹出出走的大戏,刚到蔚州已遭遇前后两次危险,虽然明白背地里有人帮他,而最大的可能便是沈溪派来的人,但朱厚照却没有领情,他认为自己是真龙天子,本来就应该遇难成祥。

????如此一来,朱厚照反而觉得自己做什么事情都被人盯着,非常别扭。

????尤其当小拧子和张永等人抵达蔚州后,这种始终无法挣脱囚笼的不适感,越发困扰着朱厚照。

????“陛下,要不小人直接去回绝拧公公和张公公,不允许胡大人前来拜见您?”江彬试探地问道。

????朱厚照气恼地回道:“这么说有用吗?这些人,以为自己可以在朕跟前作威作福,居然想要教训朕,朕稍微给他们点颜色就想开染房了?美得他们了……这回朕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,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体统。”

????“陛下,那……怎生个教训法?”江彬感到皇帝这回的确生气了,居然想出手惩罚前来劝他回京的人,不出意外是打板子或者罚没等手段,至于具体如何,就不是他这个刚到皇帝身边听差的小人物能理解。

????朱厚照道:“你找到他们,一人赏三十军棍,打到他们下不了床为止!回来后跟朕通禀……朕稍后还有别的安排,只要等着你的好消息即可。另外,蔚州这地方,朕也待够了,得换个地方消遣!”

????言语中,朱厚照失去耐性,准备展现一下他皇帝的威风。

????至于朱厚照要打的人有谁,江彬细算一下,大概只有小拧子和张永。

????钱宁是锦衣卫指挥使,名义上还是江彬的上司,这次又有意不露面,江彬不敢去找他的麻烦。

????至于胡琏,乃是朝中督抚大臣,又是沈溪一手提拔的亲信,让他打他也不敢。

????“小人这就去办事。”

????江彬做事从不拖泥带水,皇帝让他去打人,他就毫不含糊,马上便带人前去。

????“等等!”

????朱厚照好像记起什么,提醒道,“除了打他们一顿,还要问清楚是谁派他们来的,若是兵部沈尚书指使……总归先把事情问清楚,回来告诉朕。”

????朱厚照有心迁怒沈溪,却又狠不下心来,问题便在于朱厚照始终把自己当成沈溪的学生,再加上其实他也明白事理,知道沈溪根本就没做错,反倒是他行事乖戾,特立独行,每次都带来不可预料的后果,比如他在张家口便胡乱调兵遣将,差点儿把沈溪推入绝境,这次来蔚州又两次遇险,若非沈溪派人保护,估计会有大麻烦。

????但朱厚照就是不想承认自己有错,只能依靠他皇帝的权威进行逃避,大有一副我就这样,你能耐我何的架势。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小拧子和张永怎么都没想到,居然会被江彬登门打板子。

????本来二人留了一手,没有说出自己真正居住的地方,但江彬不是吃素的,拿到谕旨便自恃有了护身符,借口要见小拧子和张永一面,告知皇帝召见之事,等小拧子和张永中计现身后,立即将正德皇帝的口谕宣读,连保护二人的锦衣卫都不敢出面阻拦。

????张永急声道:“江大人,你这是作何?”

????江彬脸上带着假惺惺的歉意:“两位公公请见谅,这是公子亲口吩咐下来的,公子说必须要执行,一人三十军棍,最多打的时候轻一些……难道两位公公想违背公子的命令吗?”

????张永和小拧子对视一眼,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无奈,本来想借沈溪的势对江彬施压,让皇帝赐见,谁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。虽然没有证据证明这件事跟江彬有关,但二人都把这笔账记在江彬头上。

????“来吧!”

????小拧子倒是习惯了这种惩罚,以前朱厚照还是东宫太子时,他就经常挨板子,不过朱厚照登基后这种情况就少了很多,朱厚照就算要打也不会打他这个东宫故旧,反而是那些新来的太监和宫女容易挨罚。

????张永则不适应这种节奏。

????本来张永面圣的机会就少,平时做的基本都是督厂卫或者在外监军的活计,属于太监中的实干派,就算偶尔做错事也多以罚俸了事,绝对没想过有一天会落得打板子的下场。

????张永当即抱屈道:“拧公公,咱就任由他打?谁知道他传的陛下的口谕是真是假?”

????江彬摇头:“张公公难道不明白事理?不是在下有意得罪,实在是圣命难违,你若怀疑,拒绝受刑,在下也不敢勉强,回去后会跟陛下如实禀奏,到时候恐怕陛下会越发大发雷霆,那就不是挨打这么简单了!钱指挥使以为呢?”

????说话间,江彬侧头打量站在一旁目光凝重的钱宁,有一种炫耀和示威的意味在里面。钱宁虽然位高权重,但锦衣卫毕竟是皇帝直接控制的私军,从某种意义上而言钱宁相当于护院头目,哪里敢违背主人的意思?听到江彬这话,他往后退两步,一句话都不说。

????小拧子拉了拉张永,然后摇摇头,示意张永不要再说,对抗下去谁都讨不了好处。

????“打!”

????江彬见状冷笑一声,然后猛地一挥手,门口冲出来几名士兵,手里拿着军中施刑用的军棍,这些全都是江彬在蔚州卫的心腹。

????小拧子自觉地趴到长凳上,任由那些士兵褪下他的下裳,然后咬牙忍受一下接一下的刑罚。

????张永在旁边看着,额头冷汗直冒,一会儿便要轮到他了……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江彬这边打得过瘾,这还是他第一次利用皇帝的名头欺压朝中那些原本高高在上的权贵。

????这种滋味实在太爽了,江彬暗忖:“让你们两个吓唬我,这回遭报应了吧?哼,以后你们再敢得罪我,我就添油加醋在陛下跟前胡说一通,保管让你们掉脑袋!看谁以后敢瞧不起我!就凭你们这些没种的男人,敢随便骑在我头上来拉屎拉尿?”

????江彬监督杖打小拧子和张永各三十军棍后,又用示威的目光望了钱宁一眼,这才兴冲冲回去面圣。

????江彬将自己做的事情详细奏禀后,朱厚照满意地点了点头,道:“打得好,这群不开眼的东西……你怎么没打钱宁和胡琏?”

????江彬一怔,心想:“陛下您之前也没说啊。”

????心里虽然这么想,却不敢说出来,江彬傻在那儿发愣。

????朱厚照一甩手:“也罢,朕之前跟你说的不是很明白,那你问清楚谁在背后指使了吗?”

????江彬吓了一大跳,突然意识到自己光顾着耀武扬威去了,忘了还肩负着这么件差事,但他脑子好使,忽然想起小拧子和张永去堵他门时透露出的信息:“当时两位公公拿沈大人吓唬我,自然是沈大人派他们来的。但沈大人地位尊崇,若直接说出来是否会出问题?”

????江彬可不敢承认自己没问,当即道:“陛下,他们说是……沈大人派他们来请您回京。”

????朱厚照皱眉:“果然是沈尚书,他难道不知道朕生气了,想出来散散心……难道非要让朕难堪吗?”

????江彬听这话跟之前斥责小拧子等人的语气完全不同,稍微一琢磨便明白,沈大人在皇帝眼中的地位不是几个太监和亲随能比的。

????“陛下,这件事……需要详细调查才能得到正确答案。”江彬安慰道,“总之空口无凭,他们的话难以令人信服。”

????江彬也不说谁说的,只说“他们”,至于具体是谁,让皇帝自己琢磨,不过他的暗示指向性很大,足以让皇帝误会是张永和小拧子说的。

????朱厚照道:“这位沈尚书,本事很大,又是朕的先生,不好应付。他取得那么大的功劳,就算对朕劝谏也不是不可以,但朕就是烦他跟那些老臣一样老是在朕跟前喋喋不休,这也不许那也不行,朕想过几天清静日子!”

????江彬心想:“您老喜欢过清静日子?这可真是奇了怪了,好像自打到蔚州后,你就没一天不折腾吧?没有沈尚书在身边,也不见你过清心寡欲的生活啊!”

????朱厚照叹道:“既然是沈尚书安排他们前来,朕不能掉以轻心,这样吧,朕打算尽快离开蔚州,这次朕希望你能将事情安排好,不要让人知道朕的去处,躲开所有追兵!”

????“陛下,这……恐怕有些困难啊。”江彬面有难色,申辩道,“您现在住的地方已被人查到,若他们紧盯着不放的话……”

????朱厚照冷笑不已:“难道你就不能用一些障眼法?或者用疑兵?总之让他们认不出哪个是真的朕便可……你还可以为朕准备一些侍卫的衣物,朕小时候经常换上太监服出宫去游玩呢!”

????若是皇帝不说,江彬怎么都不会想到原来这位主子如此贪玩好耍,当太子时就没个正行,居然会偷跑出宫去潇洒。

????江彬聪明绝顶,脑中灵光一闪,很快便想到该如何让皇帝安然离开而不被人发觉,道:“小人这就去安排,定不辱使命。”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江彬没有吹牛,在他巧妙安排下,朱厚照的确轻松便逃脱大多数人的追查。

????小拧子和张永挨打后卧床不起,钱宁和胡琏便主动担负起职责,派人将朱厚照住的府宅团团围住,出入人员一律跟踪调查,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,利用傍晚时分光线昏暗,堂堂的九五之尊,朱厚照居然混在指挥使府邸的厨子中间,跟着采买食材的马车到了东门的晚市,进入一家店铺,通过顶替的方式离开集市。

????跟踪的人没发现厨子人数有变化,等满载猪肉和蔬菜的马车再次回到指挥使府邸,便放弃这个线索,朱厚照就此安然离开死鬼赵员的家。

????“公子!”

????江彬本来每天都在外面到处跑,为朱厚照找寻吃喝玩乐的东西,要甩掉跟踪之人不难。到了约定的地方,朱厚照正抱着个女人享乐,看这架势像是要在城内停留一晚再离开。

????朱厚照抬头看着江彬,笑着嘉许道:“你安排得很巧妙,没枉费本公子对你的信任。”

????江彬道:“还是公子您表现出色,扮演什么就像什么,从头到尾都没人怀疑过您的的真实身份。”

????朱厚照笑道:“本来本公子打算今天出城,不过现在城门已关闭,若强行叩关出城太过突兀,不如等天明后跟着其他人出城,到时候再安排马车和护送之人,本公子准备一路前行,沿途好好游览一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