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雨小说网 > 寒门状元 > 第2164章 用人之道

第2164章 用人之道

风雨小说网 www.fengyuxs.com,最快更新寒门状元最新章节!

????从行宫出来,张苑郁闷至极,回到府中便开始发脾气,见到东西就砸。

????得知张苑归家,臧贤赶来奏报事情,刚到门口就听到院子里传来的偌大的声响,当即驻足不前,不敢进去触霉头。

????张苑发泄得差不多了,心情稍微平复,晃眼看到门外臧贤躲躲藏藏的身影,怒喝道:“躲什么躲,怕咱家吃了你吗?有事不知道进来通传,简直不知所谓……”

????臧贤这才战战兢兢进门行礼。

????张苑黑着脸问道:“沈之厚领兵出塞后是个什么状况,有消息传回吗?”

????臧贤脸上露出为难之色:“小人查过了,关于沈大人最后的消息,还是他率领兵马自镇羌堡一线出关,此外就没有更多的消息了。”

????“没用的东西!”

????张苑怒气冲冲地骂道,“什么讯息都查不到,养那群废人作何?”

????以前张苑说这话,臧贤会很反感,毕竟张苑从来不给下面的人开俸禄,最开始随臧贤一道投奔张苑的人,属于“自带伙食”,但现在就算张苑依然吝啬,但下面的人却通过张苑的权势捞取了足够的好处,如今都把张苑当摇钱树看待,只能是唯唯诺诺。

????臧贤解释道:“公公,这可不能怪小人和手下,沈大人出塞后就再也没有向关内传递过任何消息,陛下那边也是不管不问,从未想过派人去跟沈大人的兵马联络……在这种情况下,上哪里查啊?”

????张苑皱眉不已:“你就不能想办法派些快马跟在沈之厚所部后面,随时把消息传回来?”

????这要求把臧贤吓了一大跳,赶紧道:“张公公,您不是言笑吧?这……怎么可能跟住啊?又不是在大明境内,而且……沈大人治军很有一套,尾随的话,很容易被他军中斥候抓住,当作鞑靼人的奸细给处理了!”

????张苑眉头紧皱,也意识到派人跟踪沈溪所部并不靠谱,不过他可不会开口认错,当下喘着粗气皱眉思索。

????过了半响,张苑才开口:“派人跟杨武知会一声,陛下调他去河南治水,让他好好干活,别枉费这个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!”

????臧贤一脸莫名其妙,试探地问道:“为何不是王大人和胡大人去治水?”

????“怎么,你对陛下的决定有意见?”张苑用阴阳怪气的语调问道。

????“不敢不敢。”

????臧贤终于明白张苑今天为何会发疯了,明摆着在朱厚照那里受了气,连手下大将杨武都被抽调离开身边。

????臧贤心想:“杨大人明显是发配,但到了张公公口中却变成重用,不用说又想去敲诈一笔,但如此一来我哪里好意思开口跟杨大人要钱?瞧这事干的……”

????臧贤突然想起一件事,奏禀道:“公公,司马真人自京城来宣府,午后进的城,在行宫碰壁后,转而来求见公公。”

????张苑一蹦老高,怒道:“陛下让他好好待在京城炼丹,跑到这里来干什么?他是要上阵杀敌,还是想跟咱家添乱啊?”

????臧贤微微摇头:“不知。”

????“这神棍,不学无术,此番来宣府不用说是为了献媚讨赏……此人厚颜无耻,又跟钱宁狼狈为奸,一定要阻断他面圣的途径!”张苑喝道。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却说司马真人本来也没想过拜见张苑,但去行宫请求面圣却被看门的侍卫阻拦,根本就不通融禀报,好说歹说,才告之如今行宫一应事务都是张苑作主,他这才明白张苑如今在宣府势力已经膨胀到为所欲为的地步。

????费了半天力气,也没找到熟悉的面孔,尤其是跟他称兄道弟的钱宁好像突然失踪了,完全无法联系上。

????司马真人跑去请见张苑无果,回到客栈,嘴里喋喋不休地埋怨:“那些个熟面孔,到了宣府怎么一个个都销声匿迹了,想见陛下一面竟如此艰难?”他真的很恼火,想起昔日自己在豹房时的风光,此时在宣府受到的冷遇,两相对比,就觉得自己打错主意了。

????正德离京后,失去皇帝庇佑,司马真人的地位一落千丈,他左思右想还是觉得跟着皇帝才能发财,于是以送丹药为名风尘仆仆赶来宣府行宫,依靠朱厚照的宠幸从地方官员手中捞取好处,但到了地方才知道情况跟他想象的大相径庭。

????就在司马真人求助无门躲在房间里生闷气时,突然有人找他,出门来一瞧,依然是个陌生面孔。

????“……小人代表宫里的贵人前来见真人。”来者很客气,听声音以及动作形态,应该是宫里的太监,这让司马真人非常疑惑。

????不过司马真人平时就靠琢磨人心理而过活,短时间内便察觉出事情端倪,很快想到,行宫内存在不同派系势力,能动用太监的,只有可能是皇帝身边的近侍。

????司马真人笑问:“却不知是哪位公公有请?”

????那人回道:“不是公公,而是贵人……却不知真人是否肯一行呢?”

????司马真人有些犹豫,此行他带的保镖很少,都是自个儿在外面找的随从,而不是调用的厂卫或官兵,如果跟着眼前的人走,有可能会遇到麻烦,毕竟他自视甚高,觉得作为一个大人物得时刻注意安全。

????司马真人道:“贫道得修炼,可能……不太方便,请回去跟指派你来的贵人说,要见贫道,最好亲自出面。”

????对方一听马上拉下脸来:“真人,您这么说有些失礼吧?既然是贵人,自然不方便从行宫里出来……如果不把你带回去,咱家如何交差?”

????司马真人恍然大悟,终于知道贵人是谁了,暗忖:“丽妃这女人可真不简单,我进城她就知道了,还派人到客栈来堵我,或许我觐见陛下受阻便跟她有关。”

????司马真人笑道:“如果是进行宫的话,那自然不同,公公请带路吧。”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过了半个时辰,司马真人终于见到人。

????“娘娘,贫道这厢有礼了。”

????司马真人笑呵呵看着前面纱帐后端坐的丽妃,心里异常得意,皇帝身边得宠的妃嫔都试图拉拢他,一时间有些飘飘然,觉得自己的身份地位又有所提高。

????至于之前连请见皇帝一面都没法如愿的现实,被他自然而然忽略。

????丽妃点了点头,纤手一指:“真人请坐。”

????司马真人没有客气,在房屋一侧的椅子上坐下,丽妃再一摆手,马上有人给司马真人奉上香茗。

????丽妃道:“真人路途辛苦……听说从京城到宣府,沿途城池都戒严了,真人何必冒着生命危险,亲自为陛下送丹药呢?”

????司马真人心想:“她这话是什么意思?想把我送给陛下的丹药截住,她自己去请功?还是说她打算请我帮忙炼丹?亦或者是她不能固宠,想玩些旁门左道,比如下降头什么的?”

????司马真人以为丽妃有求于他,态度变得越发傲慢无礼,捻着颌下的胡须道:“为陛下效命,谈何辛苦?这次炼制的丹药药性特殊,需要贫道亲自跟陛下解释用法和用量,不得不亲自来一趟。”

????丽妃淡淡一笑,她心里很清楚对方做的事情根本是欺世盗名,什么灵丹妙药就是市面上常见的大力丸,可是此人连皇帝都敢蒙骗,用胆大包天来形容也不为过,所以没有跟司马真人较劲儿。

????丽妃道:“真人有心了,回头本宫会向陛下为真人表功,请陛下嘉奖……真人忠君体国之心,本宫甚是佩服,想来真人之前面圣时,也为陛下所欣赏,是吧?”

????司马真人本来高傲的神色,突然变得阴沉下来,他到现在都没见到皇帝的面,丽妃故意这么说,跟故意讽刺没多少区别。

????不过司马真人很有眼力劲儿,明白丽妃找他来,其实早就清楚他的实际情况,现在丽妃是在暗示他,彼此间可以选择合作,这样他就能多一条随时面圣的途经,而且还有一个强有力的帮手。

????司马真人站起身,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:“娘娘,实不相瞒,贫道入城后,至今尚未有机会面圣。”

????“怎么会这样呢?”丽妃故作不解地问道。

????司马真人苦笑道:“陛下为国事操劳,无暇赐见贫道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其实见不见陛下无关紧要,可惜那些丹药……”

????丽妃笑着打断他的话:“本宫或许能帮到真人?”

????“这个……”

????司马真人露出一副惊喜若狂的模样,“如此贫道这里先谢过娘娘。”

????丽妃摇头:“真人别急着道谢,做什么事,都是要讲规矩,真人通过本宫的渠道面圣,难道就一点表示都没有?”

????本来司马真人不太看得起朱厚照身边这些女人,因为这个贪玩好耍的少年天子跟大明历代君主都有不同,皇帝的女人本来都拥有妃嫔的名号,获得朝廷正式册封,但现在朱厚照完全是白玩女人还不肯给名分,身边女人换了一茬又一茬,这些女人所谓的地位尊崇都是极为短暂的,好不容易巴结上一个,明天却失宠了,等于白白做无用功,甚至可能会受到牵累。

????朱厚照跟前那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宠妃,还不如他一个道士有地位。

????但现在情况不同,司马真人面前是张苑这座大山,钱宁又不知去向,他不得不作出一些妥协。

????司马真人道:“若娘娘有吩咐,贫道愿受驱驰!”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丽妃不会相信司马真人的鬼话,不过现在正是她扩张势力的关键时刻。

????张苑就算愿意跟她合作,她也要考虑双方背后存在的利益冲突,只能虚以委蛇,反而是小拧子和司马真人这样本来就没有进入核心权力的人,才更值得她拉拢。

????钱宁虽然没有在朝堂立足的资本,不过却得到朱厚照的赏识,再加上其在豹房的地位无人能撼动,促使丽妃不得不另觅合作伙伴。

????在丽妃牵线搭桥下,司马真人终于见到朱厚照,奉上丹药讨得帝王欢心,得到大量赏赐不说,还领到了自由出入行宫的令牌。

????因为朱厚照的赐见,司马真人就此获得面圣的途径,继而就不再把之前跟丽妃的约定当回事。

????不过好像丽妃也没太过苛求,这让小拧子心里非常不舒服。

????本来朱厚照身边只需要算计张苑和钱宁两个竞争对手便可,现在突然多了个非敌非友的司马真人,让他在皇帝身边的存在感进一步降低。

????小拧子消息灵通,他知道这件事是丽妃促成,便去找丽妃诉苦,其实是变相表达他心中的不满。

????“……娘娘,这个司马真人可不是什么好人,之前奴婢曾尝试收买他,他当时满口承诺卖身投靠,没过多久就见异思迁,跟钱宁混在了一起。他做事根本不讲原则,炼的那些丹药在奴婢看来也都是糊弄人的……”

????小拧子倒苦水一般,滔滔不绝,也是因为近来他受气太多,急需找人倾述。

????丽妃怀中抱着一只猫,一边用手轻轻抚摸猫身,一边用轻描淡写的语气道:“多一个合作对象,难道不好吗?”

????“但也要看是跟什么人合作啊。”小拧子摇头道,“像司马真人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,根本不值得拉拢。”

????丽妃把猫放下来,抬起头看着小拧子:“不管是什么人,只要被敌人厌恶,就值得我们收买拉拢。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,或许现在司马真人不能为我们所用,可接下来当他被我们的敌人针对后,无从选择,就会想到我们能帮到他,进而找我们寻求帮助……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,不过是为将来做铺垫罢了!”

????小拧子惊讶地问道:“娘娘从未打算收买他?”

????丽妃道:“拧公公,你要知道,本宫从来都没去收买谁,收买是要付出代价的,而且当开出的价钱不能让一个人满足时,那他就会背叛……本宫跟拧公公的合作也一样,没有谁为谁做事的说法,各自趋利,不过是互利互惠罢了。”

????小拧子不太能理解,在他所处的环境和体制中,结盟其实是非常不靠谱的事情,远不如多收买几个手下稳当。

????丽妃再道:“关于司马真人,本宫不过是给他多一条路选择,这次他能成功面圣,并得到陛下赏赐,张公公必然着恼,等他对司马真人出手时,司马真人无从选择,只能跟我们合作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