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雨小说网 > 寒门状元 > 第2140章 忧虑

第2140章 忧虑

风雨小说网 www.fengyuxs.com,最快更新寒门状元最新章节!

????无论张永怎么努力劝说,都没法打消沈溪的主意。

????就算张永再着急也没用,按照朱厚照吩咐,他以监军的身份跟随沈溪出征,这一路上所有事情都是由沈溪来做主,这是连朱厚照都无法改变的事情,更不要说他张永了。

????沈溪对张永还算客气,毕竟张永没有跟他唱对台戏,这一路旅途辛苦也没叫苦,尽量配合他工作,如此一来沈溪也不会故意端架子,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????张永没在中军大帐中停留太长时间,见沈溪态度坚决,只好起身告辞,回去见马永成。

????相比于张永,马永成的监军经验也不差,曾长时间担任马文升这样名臣的监军,在张永跟随沈溪获得诸多战功前,马永成在大明所有担任过监军的管事太监中的地位,比起张永来高多了。

????但现在马永成见到张永也要给面子,毕竟今时不同往日,张永已成为当今建立军功最多的太监。

????“……如何?”

????马永成见张永回来,连忙上前问道,“沈之厚怎么说?咱们可是要出塞充当诱饵,在危机四伏的草原上朝不保夕?”

????张永叹了口气,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
????“哎呀!”

????马永成显得无比懊恼,一拍大腿,声音尖利,“出来前咱家就知道事情不妙,跟着沈之厚走准没好事,他做事太过激进,从来就不走寻常路,他这是要把咱们都带到沟里去啊!”

????张永苦笑道:“现在咱家担心的,并非是去充当诱饵,是怕陛下和其他各路人马不能按照约定准时出兵,导致计划从一开始就失败……另外,该如何保持各军之间距离,让鞑子陷入预设的埋伏圈而不被察觉?”

????马永成怒道:“什么圈套,分明是坑害自己人,以沈之厚的聪明才智居然笃定设伏能成功?鞑子又不是傻瓜,会轻易出兵而不顾后路?”

????张永无奈地摊摊手:“想弄明白这些,只有去问沈尚书了。”

????“你刚才没问?还是他不肯说?”马永成凝视张永。

????张永再度叹息:“你也说过了,沈尚书行事武断,能大致跟咱家说明军事部署便已属不易,指望他解说得面面俱到,实在太过困难。不过他说了,就算其余各路人马无法配合,他也保证可以在草原上进退自如,大家安全方面应该没问题。但我琢磨,这话的大概意思是……如果这一战没什么成果,责任就不在他身上……”

????马永成听了眼前一亮,连忙问道:“此话可当真?那他……是否有推卸责任的想法?故意把计划定成如此,只要其余人马不来或者迟到,导致最终铩羽而归,那时陛下就不可能追究他的责任了?”

????张永坚定摇头:“不对,不对,沈之厚是想一战奏凯!他丝毫也没有退兵的想法,而且就连小胜都不接受!”

????“疯子!疯子!咱家怎么那么命苦,跟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出征?要是能守在陛下跟前多好?宣府那边随便一点小功劳就能吹到天上去,而跟着沈之厚,就算天大的功劳……咱也没命享!”

????马永成一副呜呼哀哉的模样,瘫坐在椅子上,半天没力气说话。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沈溪送走张永后,开始规划接下来两天的行程。

????从居庸关到大同镇治所,走官道的话大概六百里,这时代道路不好走,涉及爬山过河,非常容易耽搁时间。

????原计划是十二天走完全程,在沈溪有意加快行军速度后,要不了七天就能抵达,此时才是第四天,已经距离大同不到一百五十里。

????“……现在我这边已快到大同,而陛下率领的中军怕是还需要五天以上时间才能抵达宣府,现在的问题是协调好各方出兵,这时代连电报都没有,要送出消息联络到位实在艰难……”

????沈溪发愁,很多事不像他预想那么简单,一时间又不知该如何解决。恰在此时,门口传来云柳的声音:“大人,卑职求见。”

????沈溪喝道:“进来吧!”

????云柳得到门口侍卫放行,趋步进入中军大帐,走到帅案前向沈溪行礼,恭声道:“大人,卑职已经把大同周边几百里情况摸清楚了,暂时没有发现鞑靼人的踪迹,甚至连草原部族的斥候也没见一个,可见鞑靼人尚未集结调动!”

????沈溪点头:“这么说来,鞑靼人对于这一战准备并不充分……”

????云柳请示:“是否派侦骑深入草原腹地?距离开战不到一个月时间,鞑靼骑兵推进速度很快,如果不把敌人的情报调查清楚,很可能会发生意外。”

????“既然鞑靼人尚未出兵,着什么急?”

????沈溪神情淡然,“陛下率领的中军还没到宣府,就算到了,怕是陛下也要在宣府盘桓一个月以上时间,等到陛下协调完九边各地出兵,可能要到五月中旬去了……”

????云柳非常惊讶,问道:“大人,出兵如此晚的话,草原上就要进入雨季了,到时候一个月有近半时间下雨,咱们这支偏师是以火器为主,人生地不熟的,士兵们怕是很难适应吧?”

????沈溪摇头:“你说的问题我已经想到了,不过有什么办法呢?陛下御驾亲征是没法更改的事情,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争取不到如此多的支持。宣府那边兵马出塞后怕是会遭到鞑靼人袭扰,如此一来,中军每前进一步都会举步维艰……”

????云柳惊讶地问道:“大人是想……让陛下领衔的中军成为诱饵?”

????“鞑靼人可不傻。”

????沈溪分析道,“陛下统领的中军,加上后勤补给队伍,至少在二十万人左右,那里又是王旗所在,旁边还有我率领的兵马虎视眈眈,鞑靼人会不顾一切盯着中军打?反之,中军臃肿不堪,行动力极其低下,如果鞑靼人把所有精力放在我身上,打起来的话我部根本不会得到支援。”

????“只要我一败,这次战事胜负就很清楚了,如果鞑靼人趁着我中军撤退之机连续袭扰,说不一定会取得预想不到的战果……放出消息,一定要让鞑靼人知道,我不在宣府,而是在大同!”

????云柳道:“卑职实在不明白,大人已身处高位,何必以身犯险做饵?鞑靼人集结起来,兵马数量十倍于我,稍有疏忽就万劫不复……”

????沈溪把面前的书卷稍微收拾一下,站起身来:“如果我不当诱饵,就要让大明天子来当,这可不行。达延汗好不容易才整合草原各部,就算只为了树立威信,他也会领兵南下打一仗……时候不早,该休息了,你跟我一起进寝帐吧。”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跟唐寅比试一天连续步行下来,沈溪自己也很疲惫。

????虽然说早已适应军旅生涯,但用两条腿走路,一走还是一整天,以他目前养尊处优的生活状态,也不过是在咬牙死撑罢了,他不打算继续走路,该坐马车还是要坐,至少也要骑马代步,让自己双足好受些。

????到了寝帐内,沈溪累得瘫坐在椅子上,云柳蹲下,为沈溪脱去绑腿和鞋袜,用烛火消过毒的绣花针挑破沈溪脚底的水泡。

????脓水流出来,沈溪没什么反应,脑子里还在琢磨战局。

????云柳小心翼翼拿白布把沈溪的脚缠住,一脸心疼的表情:“大人,天逐渐暖了,这两天您可能会受些罪。”

????沈溪笑了笑:“再怎么受罪,有普通士兵受的罪多吗?连你,每日走的路也比我多吧?”

????云柳低下头:“卑职大多数时候都骑马,少有走那么多路的时候,再者……习惯了就好,士兵大都不是第一天这么走,当然比大人更能适应。”

????沈溪看着云柳,目光中满是嘉许。过了一会儿,见两条腿绑得差不多了,道:“起来吧,你也累了,为了早日收集到情报,怕是连续几天都衣不解带吧?让熙儿送些热水过来,你也简单沐浴一下。”

????云柳摇头:“卑职不辛苦。”

????沈溪笑了笑:“怎么,在我这里,你还要拿军中那些规矩来约束自己?在这儿,你就是我房里的女人,一切是要听从相公命令行事。”

????云柳羞赧地低下头,走到帐门口,对门口的熙儿说了两句,熙儿在外应了一声,然后高兴地去伙房打水。

????此时沈溪寝帐周围侍卫已全部撤离,沈溪不想让人知道他帐中有女人,就算云柳和熙儿再怎么能干,到底在他的寝帐内还是柔弱的女子。

????平时熙儿留在沈溪身边的时间更多,云柳一直在外奔波,这次回来,熙儿就好像个丫鬟一样,尽心尽力侍奉云柳,端茶递水都是熙儿在做。

????等一切都收拾好后,沈溪半倚在床头想事情。

????云柳走过来时,身上一身宽松的睡衣,头发湿漉漉地散开披在肩膀上,这时代可没条件让云柳吹干头发,以至于只能这样处理,她本想蹲下来帮沈溪捏腰捶腿,沈溪却让她坐在床沿上。

????“大人……”

????云柳娇怯地唤了一声。

????沈溪轻叹:“谁曾想,这一路上最辛苦的人是你,你已从大同府来回几次,如果换作是我,怕是受不了这种辛苦吧。”

????“能为大人做事,是奴婢之幸!”云柳道。

????沈溪笑了起来:“客套的话不必多说,我明白你的心意,如今我身边唯一能够托付重任的也只有你了,你不要把自己摆在太低的位置上,这一战之后,应该就没那么多辛苦的事情了吧。”

????沈溪说到这里,自己都不太确信,因为他感觉到,自己能用到云柳的地方太多,想让云柳彻底放松下来当个小女人,实在太难。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朱厚照一行走得很慢。

????从居庸关到宣府不到三百里,比起大同路途还相对好走许多,不过仍旧每天只行进三四十里,以这速度非要七八天才能到宣府。

????出了居庸关后,朱厚照依然是不慌不忙,不过他手底下的人却紧张之至,尤其是胡琏等懂兵的人,他们很清楚从居庸关到宣府这段路途有多凶险,先不说当年的英宗在这段路上遭遇到的惨败,单说从弘治中期开始到现在的十多年时间内,这段路上就发生了大大小小不下二三十次战事。

????鞑靼人出兵时,会想办法绕过大明城塞,而鞑靼人早就学精明了,不再盯着那些坚固的堡垒打,专攻外长城防线的薄弱处,还挑夜晚时动手,大明军队的火器虽然厉害,但局限性太大,万里长城总不能面面俱到,总会让鞑靼人钻到空子。

????鞑靼人在内关一线进行的战事,都是通过破坏大明长城,从一些豁口杀进来,再加上鞑靼人入侵后各处城塞的兵马不敢出城迎敌,相互间又缺乏呼应,以至于鞑靼每年都会有一些南下的侵扰活动,屡禁不绝。

????但这些对朱厚照来说,根本就不当回事,仍旧是我行我素,上午很晚才起来行军,下午早早就扎营,而晚上一定会熬到后半夜。

????钱宁和张苑等人为了争宠,不断地把形形色色的女人送到朱厚照的营帐内,朱厚照行军途中几乎是夜夜笙歌,这让一些了解内情的人非常焦虑。

????尤其是胡琏,他比谁都明白这段路的凶险,更知道延缓行军速度是在加剧这种危险程度,胡琏不无悲哀地想到,当初英宗出征时也没到如此荒唐的地步,他甚至开始怀疑起朱厚照御驾亲征的真实目的。

????一直到三月二十九,兵马一行仍旧距离宣府有一百多里路。

????胡琏掐指一算,按照现在的龟速,就算再走两天都完不成任务,干脆便在下午大军驻扎后去求见朱厚照,却被人挡在了皇帐外面。

????阻挡胡琏的人,乃是张苑,这是胡琏惹不起的大人物。

????司礼监掌印站在了权力层的顶端,在沈溪和谢迁都不在中军队伍的情况下,张苑算得上是朱厚照的传声筒,也是军中仅次于皇帝的“二号人物”,胡琏深谙官场之道,所以只能努力压制心中的不满。

????张苑趾高气扬地道:“行军辛苦,陛下刚休息,胡大人不要随便惊扰圣驾,这可不是咱们下臣能承担的责任……胡大人以为呢?”

????胡琏脸色异常难看,但在张苑咄咄逼人的目光注视下,只能恭敬行礼,没说话代表他默认了。

????张苑笑呵呵地道:“胡大人,你可是沈尚书提拔起来的能臣,咱家跟沈尚书的关系一向不错,这样吧,有事的话你可以直接找咱家说,入夜后到咱家营帐里坐坐,咱们一起把一些疑难问题解决了,可好?”

????胡琏听了不由皱眉,他不太情愿跟太监商议军情,但问题是张苑的地位明摆着,他不能不从,当下只能应声,心中带着一抹担忧。

????胡琏只能自我安慰:“既然我这边想面圣太过艰难,而沈尚书又不在军中,只能通过别的渠道跟陛下进言,走张公公这条路径倒也未尝不可!”